微信关注公众号
自动获取密码
输入密码:
<提示::输入密码才可查看全部>

记忆里是朦胧的家乡-优秀记叙文2000字

时间:2020-07-23 11:30:46 | 来源:草料作文网

记忆里,脏脏的灰白色石墙后是小时候天真、烂漫的谜语;记忆里,长满藤蔓的屋檐下是家乡特有的野花,恬静、舒适,为夏天熏染上一层淡淡的清香;记忆里,那条放学的路特别特别的长,夕阳洒出的余光,洒在一路的脚印上,留下幼小天真的思念;记忆里,邻居家的大花猫一到下午就攀上我家的屋脊,懒懒散散的依着砖瓦,不屑一顾地和我家阿贝吵架,动不动还拍它一掌……

岁月温婉静好,我从一个小小的窗口望着窗外一分一秒光线变化的天空。家乡的夏天总是弥漫着一种柠檬的香味,清清爽爽的覆盖在朦胧的回忆表面,心情如同游过暗蓝色天空的银鱼一样,从退潮的光彩慢慢归于宁静。

以前的学校,门口有很多的小店铺,卖很多东西,就像一个小型的购物商场一样,应有尽有。奇奇怪怪的卡通铅笔,做成透明的橡皮泥,一包包美味的辣条,超大的红领巾,当时最红的动漫贴纸,千奇百怪的小本子……那里就像是些学生们的乐园,那些叔叔阿姨就好像是魔法师一样,什么都有。

记得最好吃的就是那辆早餐车里卖的烧饼夹菜,每天早上往衣服里塞上个五毛钱,少吃一点早饭,让爸爸把我送到拐弯就好,然后偷偷摸摸的东看看西看看,确认爸爸已经走了之后才一股劲儿拖着书包跑到学校门口。远远地就看到了那个围着油腻腻围裙的阿姨。

这家店的东西很好吃,所以很多学生来,就算大早上也不例外。数一数1,2,3,4,5,6……人还蛮多,不过上课之前排到是没问题的,所以一边悠闲的看看校园旁边是不是又新开一家店,今天放学去买贴纸,某某昨天穿了一件新裙子,回家我也让妈妈买一条给我……看了一圈又绕回来,目光停留在那阿姨身上。

“阿姨,五毛钱的。多加点儿土豆丝!”

我摸摸自己红扑扑的脸蛋,脑袋缩着,伸进口袋不停摸索着那五毛钱纸币,还有余温。掏出来看看,上面的紫色背景依然十分耀眼!

其实那也就是把饼子一分二,然后放进油里炸,所以这饼子就有点变棕,像是长了许多雀斑一样。她把饼子抡起来然后不知道涂了涂什么酱,又随手加了一把土豆丝,就完成了。

我拿着烧饼,不管手干不干净,先吃再说,通常在这时候我总会用我奶奶这句话来抒发我的感受:不干不净,吃了没病!把其他人都当空气了,只管自己吃着自己的。这烧饼真的是很香,不知道是因为早饭没吃好还是真的味道很好,反正就吃得狼吞虎咽的。吃完了就随便在袖子上抹了抹,朝检查队员挑了挑眉毛,拍了屁股走人。

打我回到教室时,一进门就闻到一股熟悉又迷人的香味,然后就开始后悔自己为什么不把它拿进来吃?却在校门口吃得那么迅速。

还有一个食品就是糖浆小面包。很好吃,每次闻到那种甜甜的味道,就走不动了。但是很难碰到,大概一个学期才来两次,所以每次吃都特别珍惜,特别的慢。

阳光不情愿的斜切上方,形成泾渭分明的两种色彩。那些老人,托着凉扇,穿着跨栏背心,品着小茶,穿着凉拖,戴着草帽坐在树荫下乘凉,大半个身体依然浸泡在暗淡的光线里,小半随暖黄的夕色蒸发。布满汗毛的小腿旁,纸箱子里装的是一只只幼小的雏鸡。

等到放学后,他们就让小学生们提着不能在土地中腐蚀的塑料袋回家。白色的塑料袋里,装的是一只怯生生的小鸡,颤抖着还未长成的翅膀。到了春天他们还可以用这塑料袋来放白生生的蚕宝宝。

说到蚕宝宝我就想起,以前我有一个养蚕的邻居,是一位和蔼的老人。

说是邻居但是也不曾和他说过什么让人记忆深刻的话,但是对他的印象却比邻居家的大花猫还要鲜明,生动,富有鲜活力。走出老旧的木门,提着一袋垃圾,绕过拐角处的大枣树,布满眼帘的就是一片暗绿色的树阴,几只黄鹂鸟在树上啼叫,树下坐着的是一位在乘凉的老人。

“倒垃圾呀。”

他笑着回过头,夏日的凉风把树梢上的绿叶,吹出细致精美的纹路。额头上的皱纹微妙的映衬着那双眼睛,从中毫不掩饰的扩散着夏日里的宁静与陈年的温柔。鬓角上的几块白斑,轻轻柔柔的贴在脸庞上方,多了几分沧桑。

我木然的点点头,不自然的笑了一下,抽了抽嘴角。

“嗯,是啊。”

我看见他回过头,黑黑的布帽子遮住了大半银丝,只留几缕,纷纷扬扬的,看不到了。看他的背影,没有什么激烈的情绪,只是轻轻柔柔的覆盖在记忆的上方,像一片叶子一样孤独,像腾空而起的青色烟雾,像微缩的云,朦朦胧胧的为家乡的夏天增添了一笔柔和的色彩,像一圈暗金色的光圈。憔悴的让人心疼。

不过几年,他就搬走了,以后也就在没有见过了。

过了很久,也就自然淡忘关于他的一切了,因为没有再见过。

那些我们曾经认为珍贵,残忍,杀戮,感恩都会在时间的某个转折点,被时间淡淡冲刷,像海水轻轻冲刷海岸上的沙子一样,总有一天会瓦解。他们每一项都只是如同无关紧要的雨滴,在玻璃上毫无意义的铺张,可世界就在这样的玻璃后被放大了无数圆形的细节。那些曾经的深仇大恨,被淹没在阳光和玻璃的尘埃下,终于在角度切换间,完全看不见。

阳光包围了四周的空气,鼓动着细细沙尘和面条的香味,以及非常非常小的震感。不久以后就夕阳西下了,棉花糖一样的云彩被调成了最爱的草莓味。

傍晚如同半流质态地向前延伸,凝固而巨力的疲倦。大花猫优雅的从屋檐上跳下来,阿贝也识相的回到我身边,和我一起静静欣赏初夏的瓜田。躺在柔软的草地上,任由青草弄痒皮肤,然后咯咯的笑着。

有时的错觉是,不是自己在路面上前行,而是脚下的路不可抗拒的后退。

记忆里是朦胧的家乡,哦,那里的野花开的正艳,有兴趣同我一同观赏么?